资讯动态 首页 > 综合资讯 > 行业新闻

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将出台!第三方平台VS公立医院,角色揭晓~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8-04-27 点击:440
一键分享

       历经国务院常务会审议通过、国新办吹风,要用“互联网+”重塑医疗、医药、医保格局,重配优质医疗资源的《关于促进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发展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仍在挂网准备中。

 

       昨日(4月26日),国家卫健委在委属中日友好医院召开专题发布会,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介绍:促进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健康发展,与《意见》配套的“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”正在加紧制定中,力争在5月底前出台。


  

       围绕业界关注的互联网医院监管尺度,焦雅辉态度明确:互联网医院是新生事物,它已经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,就其人员来说,绝大多数都是医生,还有一部分互联网医院聘请了药师来审核处方,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医院。

 

       因此,在国务院《意见》印发后,国家卫健委将配套出台“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”等文件,界定“互联网医院”的举办主体,明确互联网医院登记注册流程。

 

       互联网医院能否取得独立的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?应由哪一级卫生行政部门核发?如何验收?谁来监管?出现医疗事故、医患纠纷谁来担责…焦雅辉表示:“我们正在会同法律、医院管理以及信息的专家一起共同研究这些政策,尽快出台。”

 

       这意味着,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的国家《意见》一经发布将加速落实,第三方互联网医疗信息平台如何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开设互联网医院?公立大三甲会不会全面挤占互联网医疗市场,进而虹吸患者?很快将揭晓。


大医院进军互联网

第三方平台的那一杯羹还在?

  

        互联网大佬们高调进军医疗时,大型公立医院也正低调布局“互联网+”。

  

       中日友好医院是国家卫健委直属医院,1984年建院,有编制床位1600余张,优势学科包括呼吸、疼痛、中西医结合肿瘤等。作为探索“互联网+”的先行者,2015年以来,该院年平均远程会诊量已超过5000例次;目前其远程医疗网络已覆盖全国各省区直辖市(包括澳门)近3000家医疗机构。


       2016年,中日友好医院专科医联体成立以后,医联体内部完成转诊2500余例、远程会诊985例、远程培训17期次、累计96万人次,进修600人次。

  

       而从焦雅辉就《关于促进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发展的意见》的介绍来看,医疗机构也可作为互联网医院主办方,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来拓展服务时间和空间,并且把互联网医院作为医疗机构的第二名称。

  

       很难想象,协和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这些日均门诊量过万的大型医疗机构,一旦开办互联网医院,是否会对患者形成更大的虹吸?

  

       结合正在全国落地的医联体,以及已较为成熟的远程医疗技术、培训机制,可以预见,其内部将形成一个双向转诊的“生态系”,将有越来越多的患者被这些以大医院为内核的医联体所吸附。

  

       作为须依托其开办的第三方平台互联网医院如何与早已形成品牌,且具有从基层到三甲三级诊疗体系的医联体-互联网医院竞争,并从中分一大杯羹?

  

       同时,互联网首诊已被明确禁止,以轻问诊等方式创业的互联网医院,又能在占比过半的复诊人群争取到多少席位?

  

       此外,对业界分外关注的医疗数据问题,焦雅辉表示,将对电子信息“确权”,明确信息归属问题,进而明确数据谁能够使用,怎么用,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确权。第三方平台能否借此彻底打破壁垒,也是值得期待之处。


图1.webp.jpg

  

依托实体

第三方平台如何挂靠医疗机构?

  

       从上述内容看,第三方平台全无胜算,不过幸运的是互联网+医疗健康,互联网医院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

  

       据焦雅辉介绍,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服务体系覆盖了“互联网+”医疗服务、创新“互联网+”公共卫生服务、优化“互联网+”家庭医生签约服务、完善“互联网+”药品供应保障服务、推进“互联网+”医保结算服务、加强“互联网+”医学教育和科普服务、推进“互联网+”人工智能应用服务七方面,全面连接医疗、医药、医保。

  

       但,回到政策层面,第三方平台还有疑问。在4月16日,国务院新闻办例行吹风会上,焦雅辉已明确:允许第三方平台依托实体医院开办互联网医院。也就是说,所有互联网医院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“支撑”。

  

       这就意味着,虽然,很多第三方平台、互联网医疗公司,如丁香园、微医集团、好大夫在线等,早已起步,已坐拥几十万,乃至数百万医生,但,未来他们或许仍要依托于某家具体的医疗机构。

  

       而市场化的合作也必然牵扯“权责利”怎么分的问题。

  

       一位业内人士就曾提出,第三方平台与医疗机构合作,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?是合资,还是合作?如果是合资的关系,现在的改革政策是否需要进一步突破,允许公立医疗机构和社会力量进行合资办医? 因为合资以后要进行收入分红,这个问题怎么去解决?以前是不允许的。

  

       从责任上讲,也有人提出,上位法有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、医师法等。下一步落实《意见》,中间开展诊疗服务的责任主体怎么划定,特别是企业办的互联网医院和实体医疗机构怎么签这个协议。因为谁提供服务谁来负责,是线下医疗机构还是线上的医疗机构,线上线下一体监管的情况下,责任主体是谁?

  

       就此,焦雅辉在今天的会议上似乎已经做出了回应,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配套文件正在制定中,将尽快出台。


来源|健识局

尊重原创 如有侵权,请留言联系我们删除


上一条:中国抗癌药零关税传递的三大信号了解一下

下一条:2017年我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药品销售规模实现16118亿